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绕口令 » 正文

绕口令练习,雕与猫

发布时间:2017-12-23     来源:大王  浏览次数:0

树上有只雕,
  地上有只猫,
  地上的猫想叼走树上的雕,
  树上的雕啄猫身上的毛,
  雕吓走了猫,猫赶飞了雕。


三娘在山上放三只山羊,
  三只山羊翻过山梁,
  三娘翻过山梁去找三只山羊,
  三只山羊躲在杉树旁,
  三娘找到三只山羊。


丽丽家来了小弟弟,
  弟弟叫丽丽出来做游戏,
  丽丽和弟弟拿不定主意,
  是做游戏还是玩玩具。


灰猫跳,花鸟叫,
  灰猫听花鸟叫,
  花鸟瞧灰猫跳,
  灰猫跳起抓花鸟,
  花鸟怕灰猫,
  拨腿就逃掉。


天上满天星,
  地上满山灯,
  满天星亮满天庭,
  满山灯接满天星,
  星映灯,灯映星,
  分不清是灯还是星。


牛牛要吃河边柳,
  妞妞护柳要赶牛,
  牛牛扭头瞅妞妞,
  妞妞扭牛牛更牛,
  牛牛要顶妞妞,
  妞妞捡起小石头,
  吓得牛牛扭头溜。


耕地要用犁,
  口渴要吃梨,
  梨子掉下地,
  沾了一身泥,
  不要扔了梨,
  只需洗掉泥。



乌鸦站在黑猪脊上说黑猪黑,
  黑猪说乌鸦比黑猪还要黑,
  乌鸦说它身比黑猪黑,嘴不黑,
  黑猪听罢笑得嘿嘿嘿。


月亮走,我也走,
  我给月亮提竹篓,
  竹篓里面装豆豆,
  送给月亮上的小猴猴,
  小猴吃了豆豆长肉肉。


我有一条狗,
  狗尾拖个斗。
  走起路来狗关直发抖,
  不知是狗拖斗,
  还是斗拖狗。


郭老伯、骆老伯,
  毕老伯、柏老伯,
  郭骆毕柏四老伯,
  约着城北买菱角,
  买得菱角阁上剥,
  菱角壳戳了四老伯的脚。

太阳从西往东落,
  听我唱个颠倒歌。
  天上打雷没有响,
  地上石头滚上坡。
  江里骆驼会下蛋,
  山上鲤鱼搭成窝。
  腊月炎热直流汗,
  六月寒冷打哆嗦。
  妹照镜子头梳手,
  门外口袋把驴驮。


一只皮鞋,
  一只蒲鞋,
  皮鞋补蒲鞋,
  蒲鞋补皮鞋,
  皮鞋、蒲鞋,
  蒲鞋、皮鞋……


红红的好朋友蓝蓝会搭红房子,
  蓝蓝的好朋友红红会搭蓝房子。
  会搭红房子的蓝蓝,
  愿帮会搭蓝房子的红红搭红房子,
  会搭蓝房子的红红,
  愿帮会搭红房子的蓝蓝搭蓝房子。

捡颗小石子,
  在地上画个方格子,
  画好了格子造房子,
  画个大方格子造个大房子,
  画个小方格子造个小房子,
  楼上的房子分给鸽子,
  楼下的房子分给兔子。


树上一个窝,
  树下一口锅,
  窝掉下来打着锅,
  窝和锅都破,
  锅要窝赔锅,
  窝要锅赔窝,
  闹了半天,
  不知该锅赔窝,
  还是窝赔锅。


炉东有个锤快锤,
  炉西有个锤锤快,
  两人炉前来比赛,
  不知是锤快锤比锤锤快锤得快?
  还是锤锤快比锤快锤锤得快?


墙上一个窗,
  窗上一支枪,
  窗上一箩糠。
  枪落进了糠,
  糠埋住了枪。
  窗要糠让枪,
  糠要枪上墙,
  墙要枪上窗。
  互相不退让,
  糠赶不走枪,
  枪也上不了窗和墙。



北风吹摇路边树,
  小陆上前把树护。
  一个木竿路旁竖,
  一根绳子拴捆住。
  树有木竿做支柱,
  木竿支树树稳固。


妈妈爱栽花,
  爸爸爱种瓜;
  妈妈栽桃花,
  爸爸种西瓜;
  桃花红,红桃花,
  娃娃脸上笑哈哈;
  爸爸给我吃西瓜,
  娃娃心里乐开花。


一朵粉红大荷花,
  趴着一只活蛤蟆;
  八朵粉红大荷花,
  趴着八只活蛤蟆。


葵花、蓖麻胖娃小筐手中拿,
  来到园中收葵花;
  小华小篮身上挎,
  一同进园收蓖麻。
  胖娃种的葵花花盘大,
  小华种的蓖麻密麻麻。
  小华去帮胖娃摘葵花,
  胖娃去帮小华收蓖麻。
  小华和胖娃,
  收了葵花、蓖麻献国家。



葵花、蓖麻胖娃小筐手中拿,
  来到园中收葵花;
  小华小篮身上挎,
  一同进园收蓖麻。
  胖娃种的葵花花盘大,
  小华种的蓖麻密麻麻。
  小华去帮胖娃摘葵花,
  胖娃去帮小华收蓖麻。
  小华和胖娃,
  收了葵花、蓖麻献国家。


东门童家门东董家,
  童、董两家,
  同种冬瓜,
  童家知道董家冬瓜大,
  来到董家学种冬瓜。
  门东董家懂种冬瓜,
  来教东门童家种冬瓜。
  童家、董家都懂得种冬瓜,
  童、董两家的冬瓜比桶大。


东门童家门东董家,
  童、董两家,
  同种冬瓜,
  童家知道董家冬瓜大,
  来到董家学种冬瓜。
  门东董家懂种冬瓜,
  来教东门童家种冬瓜。
  童家、董家都懂得种冬瓜,
  童、董两家的冬瓜比桶大。


东边来个小朋友叫小松,
  手里拿着一捆葱。
  西边来个小朋友叫小丛,
  手里拿着小闹钟。
  小松手里葱捆得松,
  掉在地上一些葱。
  小丛忙放闹钟去拾葱,
  帮助小松捆紧葱。
  小松夸小丛像雷锋,
  小丛说小松爱劳动。


老顾大顾和小顾,
  扛锄植树走出屋。
  漫天大雾罩峡谷,
  雾像灰布满路铺。
  大顾关注喊小顾,
  老顾扛锄又提树。
  雾里植树尽义务。


老顾大顾和小顾,
  扛锄植树走出屋。
  漫天大雾罩峡谷,
  雾像灰布满路铺。
  大顾关注喊小顾,
  老顾扛锄又提树。
  雾里植树尽义务。


树上有只小桃子,
  树下有只小猴子。
  风吹桃树哗哗响,
  树上掉下小桃子。
  桃子打着小猴子,
  猴子吃掉小桃子。


瓜藤开花像喇叭,
  娃娃爱花不去掐。
  瓜藤开花瓜花结花
  没花就没瓜。
  吃瓜要爱花,
  娃娃爱花也爱瓜。



天上一群大白鸽,河里一群大白鹅。
  白鸽尖尖红嘴壳,白鹅曲项向天歌。
  白鸽剪开云朵朵,白鹅拨开浪波波。
  鸽乐呵呵,鹅活泼波,
  白鹅白鸽碧波蓝天真快乐。



天上一群大白鸽,河里一群大白鹅。
  白鸽尖尖红嘴壳,白鹅曲项向天歌。
  白鸽剪开云朵朵,白鹅拨开浪波波。
  鸽乐呵呵,鹅活泼波,
  白鹅白鸽碧波蓝天真快乐。



山顶有座白庙,
  白庙里有只白猫。
  白庙外有顶白帽,
  白猫看见了白帽,
  叨着白帽跑进了白庙。



花青蛙,叫呱呱,
  西瓜地里看西瓜,
  西瓜夸青蛙背背花,
  青蛙夸西瓜长得大。


好六叔和好六舅,
  借给六斗六升绿绿豆。
  打罢秋,接住豆,
  再还六叔六舅六斗六升绿绿豆。


蓝教练是女教练,
  吕教练是男教练,
  蓝教练不是男教练,
  吕教练不是女教练。
  蓝南是男篮主力,
  吕楠是女篮主力,
  吕教练在男篮训练蓝南,
  蓝教练在女篮训练吕楠。


小华和胖娃,两人种花又种瓜,
  小华会种花不会种瓜,
  胖娃会种瓜不会种花,
  小华教胖娃种花,
  胖娃教小华种瓜。


南南有个篮篮,篮篮装着盘盘,
  盘盘放着碗碗,碗碗盛着饭饭。
  南南翻了篮篮,篮篮扣了盘盘,
  盘盘打了碗碗,碗碗撒了饭饭。


树上一个窝,
  树下一口锅,
  窝掉下来打着锅,
  窝和锅都破,
  锅要窝赔锅,
  窝要锅赔窝,
  闹了半天,
  不知该锅赔窝,
  还是窝赔锅。


颠倒话,话颠倒,
  石榴树上结辣椒。
  东西大路南北走,
  碰见兔子去咬狗。
  拿住狗,打砖头,
  砖头咬住我的手。


斑竹林里头有干斑竹,
  包谷林里头有干包谷。
  潘家三虎走进包谷林,
  掰了一担干包谷,
  回家路过斑竹林,
  换了三根干斑竹。


炉东有个锤快锤,
  炉西有个锤锤快,
  两人炉前来比赛,
  不知是锤快锤比锤锤快锤得快?
  还是锤锤快比锤快锤锤得快?


李虎捉壁虎,
  本是虎捉虎,
  李虎满屋转,
  壁虎不敢咬李虎,
  李虎也捉不住壁虎。


捡颗小石子,
  在地上画个方格子
  画好了格子造房子
  画个大方格子造个大房子,
  画个小方格子造个小房子,
  楼上的房子分给鸽子,
  楼下的房子分给小兔子。


麻家爷爷挑着一对麻叉口,
  走到麻家婆婆的家门口。
  麻家婆婆的一对麻花狗,
  咬破了麻家爷爷的麻叉口。
  麻家婆婆拿来麻针、麻线,
  来补麻家爷爷的麻叉口。



我从伯伯门前过,
  看见伯爹伯妈门前种着白果树,
  白果树上站着百十百个白斑鸠,
  我就拣了百十百块白石头,
  打那百十百个白斑鸠。


小妞妞围个圆兜兜
  牛头沟边看豆豆,
  忽听沟前喊抓牛,
  妞妞怕牛牛踩豆豆
  紧紧抓住牛牛不松手。


小王的姜撞翻老杨的缸,
  老杨的缸碰倒小王的姜。
  小王放下姜去扶老杨的缸,
  老杨放下缸去帮小王装姜。


东边一堆煤,
  西边一堆灰。
  先用车推煤,
  再用车推灰。
  烧煤变成灰,
  煤灰来自煤。
  煤堆变灰堆,
  灰堆赛煤堆。
  有煤就有灰,
  你说对不对?


青龙洞中龙做梦,
  青龙做梦出龙洞,
  做了千年万载梦,
  龙洞困龙在深洞。
  自从来了新愚公,
  愚公捅开青龙洞,
  青龙洞中涌出龙,
  龙去农田做农工。


北贫坡上白家有个伯伯,
  家里养着一百八十八只白鹅,
  门口种着一百八十八棵白果,
  树上住着一百八十八只八哥。
  八哥在白果树上吃白果,
  白鹅气得直叫:我饿!我饿!


华华有两朵红花
  红红有两朵黄花
  华华想要黄花,
  红红想要红花,
  华华送给红红一朵红花,
  红红送给华华一朵黄花。


一块土粗布,
  一条粗布裤,
  哥哥屋里补布裤,
  飞针走线自己做。
  粗布裤上补粗布,
  土粗布补粗布裤,
  哥哥穿上粗布裤,
  艰苦朴素牢记住。


从南来了个秃丫头
  胳膊上挎着个破笆斗,
  里头有堆羊骨头,
  伸手拿骨头,
  送在口里啃骨头。
  地下有块破砖头,
  绊倒了秃丫头,
  撒了羊骨头。


小牛放学去打球,
  踢倒老刘一瓶油,
  小牛回家取来油,
  向老刘道歉又赔油
  老刘不要小牛还油
  小牛硬要把油还给老刘,
  老刘夸小牛,
  小牛直摇头,
  你猜老刘让小牛还油,
  还是不让小牛还油。


张家有个小英子,
  王家有个小柱子。
  张家的小英子,
  自己穿衣洗袜子,
  天天扫地擦桌子,
  王家的小柱子,
  捡到一只皮夹子,
  还给后院大婶子。
  小英子,小柱子,
  他们都是好孩子。



胡图用笔画葫芦,
  葫芦画得真糊涂,
  糊涂不能算葫芦,
  要画葫芦不糊涂,
  胡图决心不糊涂,
  画出一只大葫芦。



多多和哥哥,
  坐下分果果。
  哥哥让多多,
  多多让哥哥。
  都说要小个,
  外婆乐呵呵。


一面小花鼓,
  鼓上画老虎。
  妈妈用布来补。
  到底是布补鼓,
  还是布补虎。


盘里放着一个梨,
  桌上放块橡皮泥。
  小丽用泥学捏梨,
  眼看着梨手捏泥,
  比比,真梨、假梨差不离。


盘里放着一个梨,
  桌上放块橡皮泥。
  小丽用泥学捏梨,
  眼看着梨手捏泥,
  比比,真梨、假梨差不离。


这边一个人,
  挑了一挑瓶。
  那边一个人,
  担了一挑盆。
  瓶碰烂了盆,
  盆碰烂了瓶。
  卖瓶买盆来赔盆,
  卖盆买瓶来赔瓶。
  瓶不能赔盆,
  盆不能赔瓶。


天上有日头,
  地下有石头,
  嘴里有舌头,
  瓶口有塞头。
  天上是日头不是石头,
  地下是石头不是日头,
  嘴里是舌头不是塞头,
  瓶中是塞头不是舌头。


河边两只鹅,
  一同过了河;
  白鹅去拾草,
  黑鹅来搭窝。
  冬天北风刮,
  草窝真暖和,
  住在草窝里,
  哦哦唱支歌。


荸荠有皮,皮上有泥。
  洗掉荸荠皮上的泥,
  削去荸荠外面的皮,
  小丽、小艺和小奇,
  欢欢喜喜吃荸荠。


小艾和小戴,一起去买菜。
  小艾把一斤菜给小戴,
  小戴有比小艾多一倍的菜;
  小戴把一斤菜给小艾,
  小艾、小戴就有一般多的菜。


妈妈种麻,
  我去放马,
  马吃了麻,
  妈妈骂马。

吃桔子,剥桔子,
  桔皮丢在垃圾箱里
  不吃桔子,不剥桔子,
  不把桔皮丢在垃圾箱里。


板凳宽,扁担长。
  扁担没有板凳宽,
  板凳没有扁担长。
  扁担在绑在板凳上,
  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
  扁担偏要扁担绑在板凳上。


出南门,望正门,
  有个面铺门朝南,
  面铺挂个蓝布棉门帘,
  掀开了蓝布棉门帘,
  还是面铺门朝南。


打南边来个喇嘛,
  手里提拉着五斤鳎目。
  打北边来个哑巴,
  腰里别着个喇叭。
  南边提拉鳎目的喇嘛要拿鳎目换北边别喇叭的哑巴的喇叭,
  哑巴不乐意拿喇叭换喇嘛的鳎目,
  喇嘛非要换别喇叭的哑巴的喇叭。
  喇嘛抡起鳎目抽了别喇叭哑巴一鳎目,
  哑巴摘下喇叭打了提拉鳎目喇嘛一喇叭。
  也不知提拉鳎目的喇嘛抽了别喇叭哑巴一鳎目,
  也不知别喇叭哑巴打了提拉鳎目的喇嘛一喇叭。
  喇嘛炖鳎目。哑巴嘀嘀哒哒吹喇叭。


一平盆面烙一平盆饼,
  盆平饼,
  饼平盆。


打南边来个白胡子老头儿,
  手拄个绷白的白拐棒棍儿。


玲珑塔,
  塔玲珑,
  玲珑宝塔第一层。

北边来了一个瘸子,背着一捆橛子。
  南边来了一个瘸子,背着一筐茄子。
  背橛子的瘸子打了
  背茄子的瘸子一橛子。
  背茄子的瘸子打了
  背橛子的瘸子一茄子。

小妞妞,叫小秋,梳着两个小抓鬏,
  小胖胖,叫小牛,穿着一个小兜兜。
  小秋帮着小牛记扣扣,
  小牛帮小秋剥豆豆,
  小秋、小牛手拉手,
  一块儿玩,一块儿走。


胡庄有个胡苏夫,
  吴庄有个吴夫苏。
  胡庄的胡苏夫爱读诗书,
  吴庄的吴夫苏爱读古书,
  胡苏夫的书屋摆满了诗书,
  吴夫苏的书屋放满了古书。


王婆卖瓜又卖花,
  一边卖来一边夸,
  又夸花,又夸瓜,
  夸瓜大,大夸花,
  瓜大,花好,笑哈哈。


任命是任命,
  人名是人名,
  任命人名不能错,
  错了人名错任命。

白布包白果,
  白果恨白布,
  白布打白果,
  白果打白布,
  不知白布打痛了白果,
  还是白果打痛了白布。


一只极小极小酒盅,
  小小酒盅装小小酒瓶细花花雕酒,
  小小酒瓶倒小小细花酒盅,
  小小花雕倒不满小酒盅,
  算算几个小小酒盅装几瓶小小酒瓶的细花小酒盅。


一出南门走六步,
  遇见六叔和六舅,
  好六叔,好六舅,
  借给我六斗六升好绿豆,
  到了秋,收了豆,
  再还六叔六舅六斗六升好绿豆。


东门董家栽了冬瓜,
  西门胥家栽了西瓜。
  这人道说:
  东门董家的冬瓜大过西门胥家的西瓜,
  那人道说:
  西门胥家的西瓜大过东门董家的冬瓜。


前头一只大烧香船,
  后头一只小烧香船,
  当中一只中烧香船;
  大烧香船在中烧香船前面,
  中烧香船在小烧香船前面,
  小烧香船在中烧香船后面。


天上下雪,
  身上流血,
  雪是白的,
  血是红的;
  血是红的不是白的,
  雪是白的不是红的。


爹爹送我一块绸,
  姆姆送我一头牛,
  哥哥送我一把白纸扇,
  嫂嫂送我一个小丫头。
  穿了绸,
  骑了牛,
  白纸扇,
  遮日头,
  后面跟了一个小丫头。


界南来了个瘸子,
  手里托着碟子;
  碟子里盛着茄子,
  地下钉着个橛子;
  绊倒了瘸子,
  摔隃了碟子,
  撒了茄子。


爷爷是瘸子,
  夜里去摘茄子,
  路上有个橛子,
  绊住爷爷的鞋子,
  跌倒爷爷这个瘸子,
  砸坏爷爷的茄子,
  爷爷去摸茄子,
  一摸摸到橛子,
  爷爷这个瘸子,
  拔了橛子去摸茄子。


一个哑子,
  拿了一只盒子,
  盒子里有桃子;
  一个瞎子的儿子,
  绊了他一只凳子,
  瞎子的儿子的凳子,
  撞翻哑子盒子里的桃子,
  哑子拉住瞎子的儿子的凳子,
  要他赔还盒子里的桃子,
  瞎子的儿子不肯赔还哑子盒子里的桃子,
  哑子打瞎子的儿子,
  瞎子的儿子也打哑子。


两条裤子,希奇古,两条裤;
  希奇怪,两只筷;
  希奇古怪,裤破筷坏。



骑个小黑驴,
  黑啦,黑啦,来个客,
  骑个小黑驴,
  穿着一身黑,
  在这黑晚上,
  哪里看出是个客。


内外有四十四只狮子,
  不知是四十四只死狮子,
  还是四十四只石狮子。


石室诗士施氏,
  嗜狮,
  誓食十狮,
  氏时时適市视狮,
  十时,
  適十狮適市。
  是时,
  適施氏適市,
  氏视是十狮,
  恃失势,
  使十狮逝世,
  氏拾是十狮尸。
  適石室,
  石室狮,
  氏使侍拭石室,
  石室拭,
  氏始试食十狮尸,
  食时,
  始识是十狮尸,
  实十石狮尸,
  试释是事。



山东门,走八步,
  碰着两个老汉比腿粗。
  一个叫崔粗腿,
  一个叫崔腿粗,
  不知崔粗腿的腿比崔腿粗的腿粗?
  还是崔腿粗的腿比崔粗腿的腿粗?


你会燉我的冻豆腐,
  就来燉我的冻豆腐,
  你不会燉我的冻豆腐,
  别胡燉八燉我的冻豆腐。



石狮寺有四十四只石狮子,
  四十四只石狮子吃四十四枝混紫柿子。



墙上一个瓶,
  墙下一个盆,
  瓶落下来打破了盆的底,
  盆翻转来打破了瓶折嘴,
  瓶要盆赔瓶的嘴,
  盆要瓶赔盆的底。


一个驼子骑匹骡子,
  碰到婆子挑担茄子,
  驼子的骡子践到婆子的茄子,
  婆子拖驼子下骡子,
  要驼子赔婆子的茄子。


高高山上一条藤,
  藤条头上挂铜铃。
  风吹藤动铜铃动,
  风静藤停铜铃静。



山前有个严圆眼,
  山后有个圆眼严,
  两人上山来比眼,
  不知是严圆眼的眼圆?
  还是圆眼严的眼圆?



梁上两对倒吊鸟,
  泥里两对鸟倒吊。
  可怜梁上的两对倒吊鸟,
  惦记泥里的两对鸟倒吊;
  可怜泥里的两对鸟倒吊,
  也惦记梁上的两对倒吊鸟。



房胡子,黄胡子,
  新年到了写福字;
  不知道房胡子的福字写得好?
  还是黄胡子的福字写得好?



龚先生东方走来肩了一棵松,
  翁先生西方走来拿了一只钟。
  龚先生的松撞破了翁先生的钟,
  翁先生扭住了龚先生的一棵松。
  龚先生要翁先生放了他的松,
  翁先生要龚先生赔了他的钟。
  龚先生不肯赔还翁先生的钟,
  翁先生不肯放还龚先生的松。


天上一颗星,
  地上一个人,
  星照人,人瞧星,
  星照不清人,
  人瞧不清星。



楼上一块破瓦,
  楼下一匹骡马,
  破瓦落下来打了骡马,
  骡马跳起来踩了破瓦。


家后有座庙
  天天猫来尿
  不知是庙尿猫
  还是猫尿庙



房子里有箱子,
  箱子里有匣子,
  匣子里有盒子,
  盒子里有镯子;
  镯子外有盒子,
  盒子外有匣子,
  匣子外有箱子,
  箱子外有房子。


墙上一个洞,
  壁上一条缝,
  割块鸡皮补壁缝,
  不知是壁缝补鸡皮?
  还是鸡皮补壁缝?



盆里有个瓢,
  风吹瓢摆摇,
  不知是瓢碰盆,
  还是盆碰瓢。


一,一是个一;
  一二,二一,还是个一;
  一二三,三二一,二一,还是个一;
  一二三四,四三二一,三二一,二一,还是个一;
  一二三四五,五四三二一,四三二一,三二一,二一,还是个一;
  一二三四五六,六五四三二一,五四三二一,四三二一,三二一,二一,还是个一;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六五四三二一,五四三二一,四三二一,三二一,二一,还是个一;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七六五四三二一,六五四三二一,五四三二一,四三二一,三二一,二一,还是个一;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七六五四三二一,六五四三二一,五四三二一,四三二一, 三二一,二一,还是个一;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七六五四三二一,六五四三二一,五四三二一,四三二一,三二一,二一,还是个一。



有一个姓布,
  手提一块布,
  三步做二步,
  走到双叉路,
  当钱一千五。
  又到双叉路,
  为看做头路。
  担着一担醋,
  顶街下街来卖醋。
  卖呀卖,
  卖到蕃薯路,
  看着一只兔,
  赶紧放落醋,
  去追兔,
  掠看兔,
  更找无布,
  气看竟落裤,
  用裤来包兔。
  这只兔真不识礼数,
  给我咬破裤,
  咬到烂糊糊,
  真可恶,
  出手要掠,
  慢半步。
  赶紧放落醋,
  去追兔,
  追前追后追归哺,
  追一下无突好,
  推倒醋,
  啊,裤又更咬到烂糊糊,
  醋泼落地,
  沉落土,
  兔仔走到内山路,
  真真气死彼个姓布。



有一个姓布,
  手提一块布,
  三步做二步,
  走到双叉路,
  当钱一千五。
  又到双叉路,
  为看做头路。
  担着一担醋,
  顶街下街来卖醋。
  卖呀卖,
  卖到蕃薯路,
  看着一只兔,
  赶紧放落醋,
  去追兔,
  掠看兔,
  更找无布,
  气看竟落裤,
  用裤来包兔。
  这只兔真不识礼数,
  给我咬破裤,
  咬到烂糊糊,
  真可恶,
  出手要掠,
  慢半步。
  赶紧放落醋,
  去追兔,
  追前追后追归哺,
  追一下无突好,
  推倒醋,
  啊,裤又更咬到烂糊糊,
  醋泼落地,
  沉落土,
  兔仔走到内山路,
  真真气死彼个姓布。



六合县有个六十六岁的陆老头,
  盖了六十六间楼,
  买了六十六篓油,
  堆在六十六间楼。
  栽了六十六株垂杨柳,
  养了六十六头牛,
  扣在六十六株垂杨柳。
  遇了一阵狂风起,
  吹倒了六十六间楼,
  翻了六十六篓油,
  断了六十六株垂杨柳,
  打死了六十六头牛,
  急煞了六合县的六十六岁的陆老头。


东边大婆婆之家有一只白鼻头大白猫。
  西边二婆婆家也有一只白鼻头大白猫。
  一天东边大婆婆家的白鼻头大白猫和西边二婆婆家的白鼻头大白猫相打,
  也不晓得东边大婆婆家的白鼻头大白猫赢的呢?
  还是西边二婆婆家的白鼻头大白猫赢的?



一个跛子,牵着驴子;
  一个驼子,拉着车子;
  一个瞎子,抱着孩子。
  跛子的驴子,撞着驼子的车子;
  驼子的车子,碰倒瞎子的孩子;
  瞎子要打驼子,驼子要打跛子。


蒋家羊,杨家墙,
  蒋家羊撞倒了杨家墙,
  杨家墙压死了蒋家羊,
  杨家要蒋家赔墙,
  蒋家要杨家赔羊。



桥东有一家丁家,
  桥西也有一家丁家。
  有一天,桥东丁家说桥西丁家的冬瓜好,
  桥西丁家说桥东丁家的西瓜好。
  不知是桥东丁家的西瓜好?
  还是桥西丁家的东瓜好?



尖尖山上放紫藤,
  紫藤四面挂铜铃。
  风吹藤动铜铃响,
  风住藤定定铜铃。


手艺学不会,
  材料用得费。
  正是会的不费,
  费的不会。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
博评网